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图片新闻 >
河源交警女子中队:绽放在槎城街头的“铿锵玫瑰”
发布日期:2018-04-06 21:59

每天上岗前,女子中队队长都会给警员整理着装。 日报记者 黄赞福 摄

    编者按:有这么一群“娘子军”:她们是女儿,却不能常在父母身边尽孝;她们是妻子,却很少有空给丈夫做饭;她们是妈妈,却难得带孩子去趟儿童乐园……她们身着警服,在执勤岗上,认真地打每一个交通手势,洁白的手套随着挥舞的手臂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;在槎城街头,她们不惧日晒雨淋,以女性特有的柔情和耐心,向广大市民宣传交通法律法规……
她们就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江北大队女子中队的“警花”们。最近,她们荣膺“全国爱民模范集体”称号。上月28日,在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先进事迹报告会上,中队长池静作为全国百名“全国爱民模范集体”代表之一,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、李克强、刘云山的亲切会见。


    她们的成绩,从一个微观角度,体现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成果,同时也成就了我市深入开展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一道美丽风景线。


    连日来,本报记者走近这群活跃在槎城街头的“马路天使”、这束绽放在槎城街头的“铿锵玫瑰”,感受她们在获得“国字号”殊荣背后的艰辛付出,感受她们的亲民、爱民、为民情怀和本色。

 

    “我们的工作很平凡,真没想过能得到什么荣誉。”提及“全国爱民模范集体”这个“国字号”荣誉,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江北大队女子中队中队长池静、政治指导员罗莉娟的回答轻描淡写。

    在她们眼里很平凡的工作,在不少人看来却是有点“残忍”的。江北大队大队长傅运中介绍,来河源调研、交流的兄弟市公安部门领导,在了解女子中队的工作情况后,往往会说:“你们这样使用女警,太残忍了。”

    所谓“残忍”,说的是把女警放到了路面执勤一线,那意味着巨大的压力、高强度高负荷的工作,是一般女性难以承受之重。

“残忍”的背后,便是她们的艰辛付出。

女警实习“催生”女子中队

    在公安系统,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,那就是尽量照顾女警。一般来说,女警一般被安排做内勤,工作相对轻松一些,而且就连节假日值班,一般也不安排女警。

    而女子中队,打破了这个传统。常务副市长、市公安局局长彭定邦对女子中队有明确的要求:交警的形象代表了公安的形象,女子中队要成为执法服务的示范点,成为密切警民关系的生动窗口,带动其他交警提高执法服务水平,树立河源交警和河源公安的形象。

    形象的树立,得从两年前说起。2012年2月8日,根据市公安局的部署,交警部门抽调了一些男性民警和辅警,在市区中山大道华怡集团路口启用交警执法服务示范岗。不过,这个示范岗的启用,虽有效果,但一时无法达到预期目标。3名“菜鸟”女警到这里实习,带来了改变。她们把女性特有的柔情和耐心,融入到执法和服务中,更易为市民接受。更出乎预料的是,“菜鸟”女警巾帼不让须眉,不仅不娇气,而且能吃苦。其中一名女警尽管怀有身孕,但她默默地克服困难,直至怀孕4个月后腹部微隆,同事们这才发现她已怀孕。最后,上级强制为她调整岗位,以免她和肚子里的宝宝有个什么闪失。

    依据实习女警在交警执法服务示范岗上的优异表现,市公安局党委委员、政治部主任陈新华提议推广经验、成立女子中队。这个提议与彭定邦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“一天站下来,感觉腰都断了”

    说干就干!首先是要“抓壮丁”。去年6月,陈新华找到了当时干治安的池静,要她挑起重担,做女子中队的负责人。

    这时的池静,已经45岁。用她自己的话来说:“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再过几年就要退二线了,还拼什么?真的不想干。”池静已经预感到这不是个好干的差事。而且,她没干过交警,连指挥交通的手势都不懂,心里没有一点谱。不过,尽管心里不情愿,池静还是服从了安排,“组织需要我,我就要服从。”

    今年29岁的罗莉娟成为了女子中队的第二个“女壮丁”。那时,她是市公安局刑警一大队办公室的副主任科员。虽然她也不愿到交警执勤一线去日复一日地风吹日晒雨淋。最后加入女子中队,除了服从安排,她还有个理由——静姐那个年纪都肯去,我为什么不能去?事实也是如此,一对“难姐难妹”,遇到困难,互相支持、互相鼓励。

    她们到位后,去年7月,女子中队正式成立,接管了原中山大道华怡路口交警执法服务示范岗的11名男辅警。
    毕业于广东警官学院的赖莉莉,在产假中接到上级安排。休完产假,虽然还在哺乳期,但她就立刻到女子中队报到,成为女子中队的第三个“女壮丁”。接着是24岁的黄锦花,加入女子中队。

    此后,女子中队开始面向社会招录辅警,要求是女性,警官学校毕业或退伍兵。池静她们的算盘是,警校毕业生和退伍兵服从纪律、更好管理,有奉献精神,而且比一般人更能吃苦。而女子中队的队员,一定要能吃得了苦。
从心里没谱,到很靠谱,女子中队进步神速。

    但要吃的苦,远远超出想象。多数女队员,有一个共同的感受:一天站下来,感觉腰都要断了,回到家,不想吃饭,更不想给家人做饭。有的女队员,晕倒在岗位上。有的女队员,晒出了汗斑,白一块黑一块。罗莉娟说:“晚上睡觉前,经常很心烦,真的不想干了。”想归想,第二天早上回到工作岗位,她又会“满血复活”,照样乐在其中。

    对于她们的苦,傅运中也看在眼中。他告诉记者:“我也想过干脆把女子中队解散算了,别让她们受这份苦。但我们必须完成好上级安排的工作任务,不能这样做。”

一群爱“自找麻烦”的女子

“静姐,我怕那两个人会挨打。”

“把双方的驾驶证和行驶证都暂扣下来,他们就不敢了。”

    “摆平”一起很小的交通事故,耗费了罗莉娟大约半个小时。11月4日下午5时许,一辆小车在低速中撞到一辆摩托车,然后后退,“不阻碍交通”。摩托车女司机认为他们不下车、不道歉,怒气难消,叫来了两个人。其中一人自称是摩托车女司机的弟弟,一脸凶相。双方反复纠缠,罗莉娟居中调解。小车司机和乘客同意送摩托车女司机去医院检查。

    但罗莉娟想得更复杂。她担心双方离开现场去医院后再起冲突,小车司机和乘客会挨揍。虽然即使这样,她和女子中队都没有责任,但她认为应该避免发生这样的后果。

    池静的办法管用。听说要暂扣驾驶证和行驶证,摩托车女司机一方商量后自行离开。

    一些人认为女子中队,爱多管闲事。在女子中队的队员们看来,违反交通法规,就是潜在的隐患,事关当事人的安全,为了对当事人负责,就要纠正。罗莉娟说:“你不遵守交通法规,一旦发生意外,不可能追究我们的责任。但我们不能这样做。”

    尽管“站一天,感觉腰都要断了”,女子中队的队员们,为了群众,还是爱“自找麻烦”、累上加累。

    她们的苦与累,群众也看在眼里。她们时常会听到路过的市民议论,“其实交警也挺辛苦的,灰尘一大片,太阳暴晒下也要站”、“公务员也要上路指挥交通,维持秩序,确实不容易”。群众的无意议论、不经意的评判,让她们觉得再苦再累也值了。(日报记者 李天鸿 通讯员 杨飞 张经纬 马慧萍)

主办:河源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| 承办:河源市经济和信息化局 | 管理维护:河源市信息中心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| 粤ICP备12032302号 网站标识码4416000024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,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